("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郝可正拿着期末成绩单站在走廊上和舒小姐说话。

  “郝老师,

  你看,那是不是凌思睿爸爸!”舒小姐忽然兴奋地指着楼下某个地方说道。

  “嗯?”郝可向下望去,只见教学楼前广场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里。

  以他为中心,

  周围三三两两的路人都在探头探脑地议论。

  凌旭现在是帝皇小学的知名人物,

  一看到他,大家都会恍然:“啊,

  那不就是荣誉墙上的王子!”

  没错,

  荣誉墙,

  每个从正门走进帝皇小学的人,都会看到那堵墙,

  目前墙上最明显的位置,

  就是舞台剧颁奖现场的纪念照。

  郝可一开始打那儿经过时还会捂住脸,

  偷偷摸摸地进来,渐渐地可以抬头挺胸地经过,现在已经视若无睹,反正没人知道他是白雪公主。

  不过,

  凌旭这张脸很有辨识度,

  和他就不一样了。

  “凌思睿爸爸是不是找不到地方了?”舒小姐纳闷道。

  “我下去接一下。”郝可说道。

  “我也去!”舒小姐兴奋道。

  “你先去班里,

  把多媒体打开。”郝可给舒小姐派了个活儿。

  虽然舒小姐比较迟钝,发现凌旭身份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毕竟她是关键指标,还是能不接触就不接触的好。

  郝可下了楼,挤进围观群众包围圈,来到茫然站立的凌旭背后。

  他抬起手,想拍一下凌旭。

  想了想又把手放下了。

  今天早上出门前,特地把相册里存着的那一张脑图分析图打开来看了一遍。

  “凌思睿爸爸。”郝可轻声叫道。

  凌旭转过身,

  看到郝可时,眼睛亮了一下。

  “嗯,我来了。”凌旭把手里提着的蛋糕往前拱了拱。

  “你带了蛋糕?”郝可问道。

  凌旭眼里的光又暗了下去,是了,他的记忆还是他亲手消除掉的,当然不记得给凌思睿买蛋糕这件事。

  按照时间推算,郝可应该只记得到蛋糕店找他,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嗯,给凌思睿过生日用的,想在食堂冰箱放一下。”凌旭说,“说是容易化。”

  “这样啊,那我们先去食堂,放下蛋糕,再回班里去。”郝可微笑道。

  “好。”

  *

  两人穿过广场,来到学校食堂,放下蛋糕。

  “这样就行了,等到放学的时候,凌思睿爸爸别忘了取蛋糕。”郝可准备关上冰箱门。

  他发现凌旭正盯着冰箱里的一个位置,郝可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是一个透明的盒子,里面装满了黄油小球。

  郝可心中正充满了愧疚,见到这种情况,他便把盒子拉开,从里面抓了一把黄油小球,塞进凌旭的风衣口袋里。

  从食堂走出去时,凌旭的心情非常好,看着郝可的表情也不再那样冷硬了,而是蒙上了淡淡的笑意。

  真是容易满足的大妖怪啊。郝可心想。

  “凌思睿这次的期末成绩不错,除了英语口语稍微弱一些,其他课程都是前三名,尤其是少儿编程,获得了全年级唯一的满分,真的很厉害呢!”郝可对凌旭猛夸凌思睿。

  “哦,那不错。”凌旭应道。

  “你应该多多关心凌思睿,像这次这样给他买蛋糕庆祝生日,我觉得就是非常不错的举动,以后可以多搞一搞!放假了,也多带孩子出去玩一玩,不要整天忙着加班,班是加不完的……”郝可一打开话匣子,就絮絮叨叨地说出一大串。

  “这次给凌思睿庆祝生日,你也来吧。”凌旭忽然道。

  “诶?”郝可懵逼。

  “不行么?游乐场?”凌旭转过头,目光凝注在郝可脸上。

  “你们父子俩庆祝就行了,我加入进去有点碍事吧……”郝可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会碍事,”凌旭道,“凌思睿更想你去。”

  由于郝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说只要是能够帮助孩子成长的事儿,他都愿意参与,那么现在到他跳这个坑的时候了。

  带着凌思睿出去好好玩一玩,也是他提议的,给凌思睿过生日,他也觉得是个好事情。

  现在,凌思睿希望有他作陪,他没道理不去。

  “好……好吧。”郝可只能应了下来。

  三个人一起出去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凌旭就算不死心再表白,也不会选择这个时机吧?

  何况,上一次已经把他拒绝得挺厉害的了。

  他能这么快又邀请郝可出去玩,郝可都觉得挺意外的。

  *

  家长会结束后,在众家长羡慕的目光中,凌旭站起来,接过郝可递过来的凌思睿的试卷和成绩单,第一个走出教室。

  凌思睿正站在外面走廊的栏杆边,跟舒小姐谈论她传给他的那些英语讲座视频。

  这时候,凌旭来到了他旁边。

  凌思睿立刻把小脑袋往旁边一扭,发出“哼”的一声鼻音。

  那意思是:不想理你!不想理你!

  舒小姐见状,露出白甜的笑容:“凌思睿,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礼貌呢,爸爸来了,要打招呼呀。”

  凌思睿干脆把整个身子转了过去,两只手抓着走廊的栏杆,只把后脑勺留给凌旭。

  “凌思睿,怎么转过去了呀。”舒小姐还在软软地哄着凌思睿。

  凌旭道:“我来。”

  舒小姐让开一步,看着凌旭弯下腰去,在凌思睿耳边说了句什么。

  凌思睿立刻支棱起来了,回过头,惊喜道:“真的吗?”

  凌旭微微点头。

  一旁,舒小姐捂住了嘴巴。

  天啊,这是什么动人的亲情画面,别别扭扭的儿子在父亲春风化雨般的悄悄话中被软化了,立刻对父亲露出了天真欢快的笑容。

  这就是血缘亲情啊!

  一切隔阂都可以瞬间化为乌有!

  舒小姐兴奋地看着这父慈子孝的一幕,直到郝可从教室里探出头来,叫她进去。

  *

  “真的吗?”凌思睿又问了一遍,“郝老师也一起去?”

  “嗯。”凌旭点点头。

  “太好了!”凌思睿差点蹦起来,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郝老师一起出去玩过了,“那你能不能不去?”

  凌旭眯起眼睛:“不能。”

  “哦……”凌思睿失望。

  如果舒小姐听到了这后半段,大概会大失所望吧。

  “还有一件事。”凌旭忽然想起来,“你什么时候过生日来着?”

  凌思睿迷惑:“我也不知道,你不是说大概是初夏吗?”

  寒冬腊月的风吹过,凌旭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

  不管怎么样,三个人还是踏上了前往游乐园之路。

  “蛋糕不拿上么?”出发前,郝可问凌旭。

  “先不拿。”凌旭深沉地说。

  不过,他一向深沉,郝可也没细问,可能想先逛游乐园,逛完回来再拿蛋糕,晚上回去吃吧。

  “七点学校就关门了,来得及么?”郝可有些担心。

  “来得及。”凌旭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是三点半,来回一个小时,还有两个半小时,应该够了。

  *

  五点钟,三个人来到游乐园中的摩天轮下。

  “这个转一圈要半个小时,小孩需要大人陪伴。”工作人员介绍道。

  通往摩天轮的排队通道两侧,有大幅的摩天轮风景照,现在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黄昏的时候整个游乐园的灯都会亮起来,据说非常好看。

  “坐这个吧!我和郝老师坐这个!”凌思睿抓着郝可的手,指着摩天轮大声说。

  “要坐的话,当然是和你爸爸一起坐,我在下面等着就行。”郝可笑着说道。

  “我不想和凌旭坐!我要和郝老师坐!”凌思睿撅起嘴巴。

  他今天就要做一个不懂礼貌,任性而为的小朋友,懂事什么的,那都是让老实人吃亏的虚名,凌思睿决定做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他本来就是一个小小的人!

  “好吧。”凌旭拿出手机,“刷两个人的票。”

  郝可指着自己:“真的我上?”

  凌旭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只是刷了蓝宝。

  凌思睿一拉郝可,先进了上客区,他看见凌旭也走了进来,顿时紧张起来。

  不对,肯定有问题。

  凌思睿打量着凌旭。

  凌旭为什么那么爽快就刷了两个人的票?

  是不是为了和郝老师单独坐一个包厢,趁着他准备上车的时候一脚把他踢下去。

  很有这个可能。

  凌思睿的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一个包厢缓缓转动过来,凌思睿抢先一步,冲进包厢。

  只要他先进去抢了一个位置,凌旭就别想把他蹬下来!

  而且,他还可以在凌旭想上来地时候,大声嚷嚷,叫他下去。

  这个计策简直绝佳。

  “郝老师快来!”凌思睿缩在最里面的一个角落,死死抓住座位,对郝可喊道。

  郝可看了一眼凌旭,往包厢走去,弯腰进入包厢。

  这个时候,包厢已经快要转出轨道了。

  凌旭靠近包厢门口。

  凌思睿立刻警惕地大叫:“你不要进来!只掏了两个人的钱!”

  包厢门开始闭合。

  凌思睿松了口气,这回稳了。

  然而,下一刻,他只觉眼前一花。

  凌旭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探身进入摩天轮,一把抱起郝可,把人搂了出去。

  凌思睿呆住了,他万万没想到,还能有这种操作。

  包厢门在他眼前关上,他猛地扑到门前,看着地面越来越低,他跟着摩天轮升了上去,而凌旭抱着郝可,抬头看向他。

  “凌旭——我恨你!!”空中传来凌思睿歇斯底里的大叫。

  *

  凌旭把郝可放在地上。

  郝可全程懵逼,就像一个被人抱来抱去的花瓶。

  突然之间就从一个地方挪到了另一个地方。

  面对徐徐升起的摩天轮,郝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紧张道:“小孩子不可以一个人坐,太危险了!”

  “没事的。”凌旭淡定道,“他不是普通的小孩子。”

  当然,凌思睿肯定不是普通的小孩子,他和凌旭同属于乘黄一族,也就是说,他也是妖怪。

  “可是……”郝可迟疑。

  “担心的话,我们坐后面一个。”凌旭一指新降下来的包厢。

  也只能这样了。

  郝可跟着凌旭钻进后面的包厢,他一坐进去,就回过头去数凌思睿的包厢。

  中间隔了……四个包厢!

  郝可回过身,就看见凌旭坐在他身后,包厢门徐徐关上。

  感觉到摩天轮缓缓地升起来,离开了地面,向暮色四合的天空升去。

  狭小的空间内,只剩下凌旭和郝可两个人。

  周遭变得安静起来。

  “你……不会是故意的吧?”郝可狐疑地打量着凌旭,“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把凌思睿一个人扔在上面?万一出危险怎么办?”

  “不会出危险,他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凌旭说道。

  “可是……我们是陪凌思睿来玩的,这样把他一个人扔在一边,实在太不对了!他多期待你带他出来玩啊,你怎么能这样让他伤心呢!”郝可仍然是满脸的不赞同,忍不住絮絮叨叨地批评起凌旭。

  “我有事对你说。”凌旭突然伸出手,撑在了郝可座位边缘上。

  “什、什么事?”郝可紧张起来。

  凌旭的身体不断前倾,直到快要压住郝可,他的手臂亦伸向郝可身后。

  “你、你干什么!”郝可慌了神,这一幕,与那天在梧桐树湾的房子里发生的事实在太相似了,他忍不住去看凌旭的嘴唇,“你不要过来了!”

  难不成表白失败,转变策略,改为强行突破?

  这摩天轮可要在空中走半个小时,天啊,半个小时之中,都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么狭小的地方,如果凌旭真的想来硬的,以郝可的体力,根本无法和他对抗。

  郝可害怕地往后缩,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脸。

  “起来一点,你压住了。”凌旭的声音在郝可耳畔响起。

  压、压住?

  压住什么?

  郝可感觉到背后好像确实有什么东西,他伸手往后面摸,拿出来了一个——白色的蛋糕盒子!

  又是蛋糕盒子!

  又又是浪漫小屋蛋糕!

  天啊,凌旭,你不会是……

  准备再来一次一模一样的表白吧?

  郝可惊疑不定地瞪着凌旭。

  凌旭小心地托起手掌大小的白色蛋糕盒子,举到郝可面前,当着他的面,揭开了盒子。

  一个袖珍版的小蛋糕。

  上面站着一个小人儿,背着大大的登山包,看起来很累,正在呼哧呼哧地下山,眼睛盯着地面。

  他是用奶油和巧克力做的,脸颊鼓鼓的,用草莓酱点出了两片绯红,十分可爱。

  郝可再次捂住了脸。

  又是他。

  凌旭又在同一家蛋糕店用同样的方式做了一个小蛋糕,可能是因为时间来不及,做不了大的,所以只做了一个小的。

  这个场景,是那一次登山,万建国拍的照片里面的某一张,凌旭想必是用这张照片定做了这个奶油小人儿。

  “喜欢么?”凌旭再一次问道。

  郝可感到又尴尬又好笑,为什么他要用同样的方式表白呢?

  明明已经失败了一次,而且他还明确地告诉了他,没有人会像喜欢小蛋糕一样喜欢人。

  虽然,不管凌旭做出怎样的表白,说出多么动听的话,做出多么夸张的承诺,郝可都不可能答应他就是了。

  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这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的选择,而谨慎如郝可,是不会允许一个注定错误的开始的。

  “不喜欢。”郝可硬邦邦地说道。

  “不喜欢?”凌旭似乎有些意外,他打量着郝可,上一次,不是这么说的啊?

  凌旭又看向小蛋糕,是因为蛋糕上的小人儿动作改变了么?

  “你不喜欢这个动作?”凌旭问。

  “都不喜欢,蛋糕不喜欢,小人儿也不喜欢,所以,不要给我这种东西了。”郝可冷着脸,十分绝情地说道。

  如果注定是错误,那就拒绝的狠一点,让他知难而退,不要在来自己面前重复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很喜欢。”凌旭似乎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小心地将小蛋糕放了下来,放在郝可和他之间的座位上,他拿起一支小叉子,递给郝可,“你尝尝。”

  郝可无语了,他为什么要吃自己啊?

  这谁能下得去手?

  “你不喜欢吃蛋糕么?”凌旭问,“其他人类好像都喜欢。”

  “我也没有不喜欢吃……就是,你这让我怎么吃。”郝可将叉子放在蛋糕旁边,“根本下不去手啊。”

  “是很想吃,但是又下不去手,”凌旭说道,“一不小心就会摔碎,所以只能捧着,在这里,时时刻刻记挂着。”

  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郝可只觉得心跳猛然加快。

  他抬起头,看向凌旭,摩天轮不知不觉已经升到高处,夕阳在辉煌的云霞中燃烧着,金红色的余晖涂满摩天轮巨大的金属支架,洒落在每一条力臂上,将包厢的栏杆照得反光。

  凌旭脸庞笼罩在金红色的余晖里,他的眼瞳中倒映着正片日落时的天,以及前景之中,端坐的郝可。

  “是……是谁教你这样说的?”郝可颤声问道。

  明明是一样的准备,一样的比喻,郝可已经准备好了一样的拒绝,可是为什么,破防突如其来。

  他的心中感到酸涩,就像是那一天,他得知自己的房子是凌旭苦心经营而来时,一模一样的感受。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并不值得你这样做啊……

  你的喜欢,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没有人教我,”凌旭垂下眼睛,看向座位上的小蛋糕,“只是这么想,就这么说。”

  他实在想不出第二种描述,来形容他的心情了。

  陆鲲说的没错,表白是让对方明白你真实的心情,这件事是没法教的,自然也没法套用其他人的表白方式,毕竟,那是另一个人,对他喜欢的人的心情。

  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凌旭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同样的表白方式。

  他猜想,或许周围风景好一点,郝可答应他的几率会大一点?

  现在,这种莽撞的尝试,似乎真的产生了效果。

  郝可怔怔地望着他,脸颊上浮现出了像樱桃酱一样可爱的颜色。

  “我喜欢你,”凌旭说道,“你喜欢我么?”

  他换了一个问题。

  或许,这个问题会更容易得到肯定的答复?

  郝可没有立即回答,但他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立刻要点头了一样。

  “可是……”郝可深吸一口气,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凌旭端详着他,看到他眼底的感动逐渐变成犹豫。

  这时,他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今天的凌旭,就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每一个下意识的选择都歪打正着,熟练的仿佛一个情场高手。

  他一手撑在座椅靠背上,一手抚上郝可的脸颊,侧过头,吻上他的嘴角。

  郝可闭上了眼睛,他伸向自己手机的手,也仿佛浇灌了水泥一般,粘在了口袋里,动弹不得。

  *

  与此同时,凌思睿所在包厢正从最高点往下落。

  好巧不巧,两个包厢变成了平行状态。

  小孩透过透明的防护玻璃,看见了令妖心碎的一幕。

  “凌旭——不可以!给我住嘴!”凌思睿狂敲玻璃。

  然而这玻璃意外的牢固,不管凌思睿怎么敲,都无法惊动另外一边正在亲吻的两个人。

  “可恶啊!!”凌思睿的包厢逐渐下降,对面的包厢则升上顶端,很快,凌思睿看不到包厢里的情景了,一个无情的包厢底部阻拦住他的视线。

  十五分钟的时间,对于一些人来说,像一眨眼那么短。

  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却像一百年那么长。

  郝可他们的包厢落下地时,凌思睿正站在落客平台上,哭得稀里哗啦。

  凌旭一手抚着郝可,先把他从包厢里护送出来,自己再走出来。

  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这对于一个面无表情的人来说,实在罕见。

  郝可稍微拽了一下衣服领口,眼尾的红晕尚未退去,他低下头,挣脱开凌旭的手掌,飞快地向凌思睿所在的地方走来。

  天知道,郝可的表面强作镇定,其实内心已经天旋地转。

  怎么办,怎么办,脑图六条一下子没拿出来,他就又脑子一热,由着凌旭亲上来了。

  等他反应过来时,凌旭的手都已经伸到……

  天啊,他的脖子上肯定也有痕迹了,还好今天是最后一天上课,要不然他就死定了!

  郝可慌得满头大汗,一直走到凌思睿面前,才发现,小孩正在哭。

  “凌、凌思睿,你、你怎么了?”郝可诧异地问。

  接着,他想到,对了,把凌思睿一个人扔在摩天轮上,孩子肯定生气了。

  正想安慰,凌思睿却先一步抓住了郝可的衣摆,扑进他怀里,带着哭腔道:“凌旭,呜呜呜呜……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说完,凌思睿抬起头,睁开一双金黄色的眼睛,本来清澈可爱的瞳孔,瞬间拉成了长条状。

  2("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jrkfq.cn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最新章节,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