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就这样,

  郝可带着凌家父子回了家,又去了一趟超市采购回来足够量的牛排,给他们准备了一餐丰盛的生日晚餐。

  饱餐一顿之后,郝可把蓝胖子蛋糕拿出来,

  插

  上蜡烛,

  给凌思睿戴上生日王冠,拍手唱了生日歌。

  在这其乐融融的氛围中,

  凌思睿许下心愿,

  吹灭蜡烛。

  “这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日!”凌思睿伸开双手,

  兴奋地说,“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呀?郝老师,

  我们看电影吧!”

  “行,

  看什么电影?”郝可用大叉子戳起一坨奶油。

  “看那个数学家的电影吧,

  我看到视频网站上上线了!”凌思睿说着,回过头来。

  郝可把大叉子上的奶油拍在凌思睿脑门上,然后又在他的脸蛋上抹了两下。

  “诶呀!”凌思睿抓了一下鼻子,看到手上一坨奶油,

  他鼓起了小腮帮子,

  “郝老师为什么要往我脸上抹奶油?”

  “因为过生日的人就是应该被抹奶油啊。”郝可笑道。

  这时,

  凌旭托起了整盘蛋糕,扣在了凌思睿脸上。

  郝可:!!!

  凌思睿:qaq!

  “祝你生日快乐。”凌旭一本正经地说道,

  还把蛋糕在凌思睿的脸上转了转。

  蛋糕从凌思睿脸上掉下来,掉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凌思睿的嘴巴向下扯去,眼看就要大哭出来。

  郝可赶紧拿抽纸给他擦脖子和身上。

  “啊——凌旭你这个混蛋!”凌思睿气得抖动双腿。

  “凌思睿,不要这么跟爸爸说话。”郝可捏住凌思睿的小手,把干净的抽纸递给他,“自己擦一擦。”

  凌思睿憋气,

  不知怎么的,郝老师的记忆应该已经消除了,为什么还是微妙地站在凌旭那边??

  也许是他的错觉吧!

  *

  晚上十点,吃饱喝足的凌家父子坐在了沙发上。

  为了避免他们产生不必要的冲突,郝可坐在了他俩中间。

  电视打开,电影开播。

  这个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学霸如何事业爱情两丰收,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中间有很多装逼打脸情节,凌思睿看得如痴如醉。

  一个半小时的电影结束了,凌思睿的观影体验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看完这个电影,他更加坚定了当一个学霸的心。

  在人类社会,像凌旭那样靠武力挣钱是不行的,必须要靠脑子!

  凌思睿立刻拉住郝可,跟他交流观影体验。

  另外一边,凌旭安静得像一个雕塑。

  等郝可跟凌思睿讨论完剧情,回过头来看,发现凌旭坐着睡着了。

  他的坐姿很奇怪,是两条腿盘在一起,放在沙发上的。

  而且他的背挺得很直,猛一看像是在修炼一样。

  “凌旭?”郝可轻轻戳了戳凌旭的胳膊。

  凌旭没反应。

  “不用管他了!”凌思睿说道,“郝老师,我们去洗澡澡吧!”

  “你先去洗,我还得把沙发床打开。”郝可说道。

  “噢。”凌思睿顿了顿,道,“我和郝老师睡床上吗?”

  “不,你和你爸睡沙发上。”郝可揉了揉凌思睿的脑袋。

  他只能帮他到这里了。

  “不要啊!”凌思睿抱住郝可的腰,祈求道,“我要跟郝老师睡。”

  “不行,你爸在这里,你必须和你爸睡。”郝可无情地把凌思睿从自己身上剥下来。

  “凌旭会揍我的。”凌思睿泪眼汪汪,“真的,他现在特别恨我,恨不得我死。”

  “别说傻话,怎么会呢,他毕竟是你爸。”郝可揉了揉凌思睿的小脑瓜,心想,那你得先反思一下自己干了什么事让他这么生气。

  凌思睿有苦说不出,没办法向郝可倾诉,只能哭丧着脸去洗澡了。

  看着小精豆也有憋屈的时候,郝可不由得轻笑出声,他一手撑着下巴,目送凌思睿的背影进入卫生间。

  这时,旁边一道视线落在郝可脸上。

  郝可下意识偏过头去看,就看见凌旭正盯着他看。

  郝可心虚了一下,想,应该没有露馅吧。

  “你醒了?”郝可抢先问道。

  “嗯。”凌旭把腿放下来。

  “睡着了吗?”郝可忍不住问,“我看你闭着眼睛,戳也不醒。”

  “没有结束。”凌旭回答。

  “?”什么东西没结束?

  “要休息了么?”凌旭问道。

  “嗯,对,你起来一下,我们把沙发拉开。”郝可从沙发上站起来,招呼凌旭跟他一人一边,把沙发坐垫往前拉。

  凌旭虽然不懂他是在做什么,不过还是照着他的动作做了。

  “哗”的一下,沙发弹开,凌旭神情一凛,差点炸出一个防御法术。

  他偷偷收回冒出金光的手,心虚地往沙发下面看了一眼——一个洞,不是很明显,但中间的棉絮絮跑出来了一块。

  “好了!”郝可拍了拍手,看着展开成床的沙发,当初买这个沙发就是被销售经理忽悠的,说你看你来个朋友没地方睡,就可以睡在沙发床上,郝可一想有道理,买回来才发现——根本没朋友!

  现在,沙发床终于派上用场了。

  郝可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他的公寓里一向都是他一个人,现在,他很快要搬离这个公寓,住进自己买的小房子里了。

  而今天晚上,凌思睿和凌旭住在这里,算是圆上了一个缺憾,郝可的公寓里终于迎来了热热闹闹的一个夜晚。

  朋友。

  其实也不错。

  如果做不了恋人的话,能够和凌旭成为朋友,郝可也很开心。

  这样想着,郝可下意识向凌旭看去。

  凌旭也在注视着他。

  郝可感到脸上一热,他为什么总是在看他。

  他想偷偷地单方面地打量一下凌旭都不行,每次都被撞个正着。

  “等会儿凌思睿出来了,你就进去洗漱吧。”郝可垂下眼睛,“我去给你们拿被褥和枕头。”

  “好。”凌旭应道。

  郝可转过身,向楼梯走去,他依然能感觉到炙

  热的目光盯在自己背上。

  真的能做朋友吗?

  在凌旭看不到的地方,郝可把手机拿出来,打开相册,又复习了一遍不能犯错的脑图。

  头脑逐渐冷却下来了。

  他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一条上,心弦微微一动:

  原因六、凌旭真的懂什么叫喜欢吗?

  打开编辑模式,剪裁,裁掉最下面的这一条。

  脑图六条变脑图五条。

  嗯……光是看前五条就够了。

  *

  到了睡觉的时间,屋里的大灯关上,只有窗外的路灯光透进来,淡淡地照射进客厅里。

  郝可睡在复式二层的床上,凌旭和凌思睿则睡在客厅里的沙发上。

  刚刚吹干的头发,蓬松地搭在额角,郝可侧卧着,目光看向楼梯方向,从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客厅沙发,只能看到淡淡的路灯光,在房顶上划下窗户的形状。

  不知道凌旭和凌思睿睡了没有。

  放假第一天晚上,应该好好休息。

  可是,郝可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把脸抵在枕头上,无论如何都要求自己不要去碰手机,必须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可是,一陷入黑暗,他眼前便浮现起摩天轮顶上的情形。

  金红色的夕阳余晖照在凌旭脸上,将他的棱角亦涂抹得温柔,他的眼睛里有全部天空,还有一个小小的自己。

  “你喜欢我么?”

  怎么可以问这么犯规的问题。

  如果像上次那样,问他,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郝可可能还保有一份理智,拒绝他。

  但是问他喜欢么?

  然后不给他编瞎话的时间,就用嘴巴来确认了。

  凌旭的嘴巴尤其可恶,自从第一次在舞台剧中不受控制开始,就接二连三地自作主张。

  偏偏,郝可的理智防线外强中干,稍微一碰就溃不成军。

  原来亲吻的滋味竟然那么美好。

  感觉整个世界都眩晕起来了,像是沉入了甜甜的蜜水。

  郝可情不自禁地傻笑起来,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天啊,他都25了,为什么还像个初中生一样白痴。

  大晚上在自己被子里回味接吻的感觉。

  越想越睡不着觉,甚至想要坐起来看看楼下的人在干什么。

  不行,绝对不能看。

  你看了又能怎么样!

  不能怎么样,那就看一眼呗。

  郝可又翻了个身,大冬天的感到了燥热难耐。

  “肯定是地暖开的太高了,我要去问问他们两个热不热。”郝可嘀嘀咕咕。

  一分钟后,郝可坐了起来。

  他穿上拖鞋,向楼下走去。

  然而,刚走了一半,郝可就发现不对。

  沙发上没人!

  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走到近前一看,真的没人。

  “诶,这俩人呢?”郝可又跑到卫生间去,依然一个人都没找到。

  他在屋里转了一圈,确定凌家父子没有躲起来。

  “难道回去了?”

  郝可一脸懵逼。

  算了,回去就回去吧,人家还是觉得自己家床睡着舒服呢。

  可是连说都不说一声,就有点过分吧。

  郝可在沙发上坐下,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这时,他看到了茶几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小方块。

  这是什么东西?

  郝可把白色小方块拿在手中,掂了掂,很轻,大小和手机差不多。

  凌旭丢在这里的?

  *

  与此同时,某白色领域内。

  两条化出原形的大妖正在激烈交锋。

  “轰”——金光大盛,体型成熟的大妖将比它小一半的白**小狐狸拱到半空中!

  “啪叽”!

  白**小狐狸倒栽葱栽在地上,脸部着地,身体直挺挺地竖着,白色的大尾巴因为疼痛整个炸起来。

  “噗咚”。

  它倒了下来,宛如一条死狗。

  大狐狸踱着步子,来到小狐狸跟前,弯下腰,用尖尖的鼻子拱了拱它,示意它不要装死。

  小狐狸被大狐狸翻了个个儿,肚皮朝上,四只爪爪直直地往上伸,本来圆溜溜的大眼睛,这会儿眯缝成一条线,嘴巴也死死地闭合着。

  “吼——”大狐狸冲装死的小狐狸叫了一声。

  小狐狸一动不动。

  大狐狸在空中嗅了嗅,感到有些无聊,转过身,大尾巴在小狐狸身上扫过。

  正在此时,小狐狸睁开了眼睛!

  它滴溜溜的大眼睛一通乱转,充分观察了周围的局势,发现大狐狸正背对着它坐着,背后毫无防备,正是他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时候!

  不错,这小狐狸和大狐狸,就是凌思睿和凌旭的原形。

  他们俩作为大妖怪,并没有人类那么多的睡眠需求。

  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凌旭便拉了一个白色领域,把凌思睿拉进来,家法处置。

  当然,凌家并没有系统的家法,都是凌旭现编的。

  白色领域和黑色领域不同,并不是基于某个现实空间产生的,而是重新创造了一个空间。

  所以,在这里不管怎么打,郝可都不会受到影响。

  然而,白色领域却有一个问题。

  它的标志物没法随身携带,只能放在外面。

  于是,郝可下来找凌思睿和凌旭的时候,没找到他们,却找到了他们所在的空间。

  郝可轻轻地掂了掂白板,在白色空间里,却引起了剧烈的震动!

  凌思睿刚想偷

  袭凌旭,就被弹到了白色天花板上。

  它眼睁睁看着凌旭那么大一块后背,从他的攻击范围溜走。

  凌思睿不甘心,伸出爪爪,想要刨凌旭一下。

  爪子尖只来得及勾到凌旭背后的一撮****上。

  “啪”!

  打结的****被勾开了。

  大狐狸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左顾右盼。

  空间的震动并没有影响到它,它的目光捕捉到还没来得及收起爪爪的小狐狸,瞬间呲起牙齿,一个助跑,向天花板上飚去。

  *

  “真奇怪,他们两个出去,我也没听见门响啊。”郝可玩了一阵白板板,把它扣在茶几上,揉了揉有些瞌睡的眼睛,扱着拖鞋上楼睡觉。

  后半夜,茶几前白光闪动,被打成猪头的小狐狸出现在沙发上,蜷起尾巴,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它旁边的沙发一沉,高大的男人保持着端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出现。

  凌旭转过头,目光扫向沙发上的小狐狸。

  小狐狸抽搭了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你先回去。”凌旭命令道。

  小狐狸不情愿地站起来,往楼上看了一眼。

  凌旭举起了他的拳头。

  小狐狸立刻低下头,“哧溜”一下跳下地,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窗前,扭头楚楚可怜地看了一眼楼上,“嗖”地跳出窗户。

  *

  翌日清晨。

  郝可在一阵闹铃声中醒来。

  五点一刻。

  他习惯性地坐起来,按掉闹铃,揉了揉脸,下床去洗漱。

  要去学校,要上课——

  突然间,郝可想起来,今天不上课!

  今天是,寒假第一天!

  顿时,瞌睡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神清气爽。

  美好的一天要开始了,绝对不能浪费,今天干脆就去家具城,先把灯看了!

  郝可精神抖擞地下了楼,走进卫生间。

  他从洗手池上方的不锈钢架子上取下刷牙杯,挤上牙膏,开始刷牙。

  成年人有28颗牙齿,多的都是智齿,这28颗牙齿分别有三个面,三个面都要刷12下……

  郝可一边计算着他的标准刷牙法,一边往镜子里看去。

  喝!

  镜子的反光里,赫然有一大个男人正坐在马桶上!

  郝可猛地向卫生间门口跳出半步,一手端着刷牙杯,一手举着牙刷,牙刷头朝着马桶上的男人,气势汹汹,似乎随时准备把他捅个窟窿。

  “你醒了。”马桶上的男人淡定地说。

  “啊……”郝可瞪圆了眼睛,“凌旭,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天晚上,在这里住的。”凌旭端坐在马桶上,语气镇定地回答道,就仿佛两人是在客厅里见到的一样。

  “哦……”郝可的大脑一片浆糊,他这时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确实留宿了凌家父子,可是,他们俩不是走了吗?

  “你继续。”郝可不敢往下看,举起牙刷杯子,挡住脸,“我什么都没看见。”

  “看见什么?”凌旭疑惑。

  接着,他从马桶上下来,走向郝可。

  郝可想要大叫,上完厕所不提裤子直接走过来真的可以吗?

  凌旭伸出手,抓住郝可的手臂,往前一带。

  郝可吓了一跳,牙刷杯子没有拿稳,连里面的水一起扔进洗手池。

  而他举着牙刷的那只手,正被凌旭攥着,举到洗手池上方。

  一块牙膏泡沫掉了下来,“啪嗒”,掉在洗手池里,和水一起冲下去了。

  “快滴下来了。”凌旭解释道。

  两个人挤在洗手池边,四目相对。

  这时,郝可才发现,凌旭穿的整整齐齐,正是昨天家长会那套衣服。

  皮带也好好地扣在皮带扣里。

  “你……没在上厕所?”郝可忍不住问道。

  “没有。”

  “那你在马桶上干什么?”郝可又问,“打坐?冥想?”

  “差不多。”凌旭松开了郝可的手臂。

  实际情况是,凌旭觉得沙发太软,修炼起来不舒服,所以选择了马桶盖。

  他刚才是西装革履地盘腿坐在马桶上,郝可进来时没仔细看,只从镜子反光看到了他的上半身,所以才产生了误会。

  “咳。”郝可明白了,毕竟人家不是普通人,“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刚好结束。”凌旭垂下眼睛,望着郝可的脸,“你……睡得好么?”

  郝可一愣,这句话好熟悉。

  似乎每一次他回来晚了,凌旭送他回来之后,隔天早上都会在微信上问他这句话。

  只不过,彼时是文字或语音。

  此时却是真人面对面的问候。

  郝可的心跳骤然快了些。

  “还、还不错。”

  郝可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把手往哪里摆,正好颈侧突然有些痒,他便挠了挠那里。

  “别动。”凌旭盯着郝可颈侧,突然出声道。

  “怎么了?”郝可脑袋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大冬天的竟然还有蚊子?看来他是真的把地暖开的太高了!

  他并不知道,在自己脖子连接锁骨的那片皮肤上,有一小片明显的红色,仿佛雪地上的一颗草莓。

  凌旭微微皱眉。

  果然还是大意了。

  昨天清除了记忆,可是有些东西却没有清理掉。

  他毕竟不是白青那样专业搞善后的。

  如果被郝可发现,大概会吓到吧。

  凌旭想了想,决定进行人工善后。

  他一手撑在镜子上,身体前倾,在郝可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俯首在他颈侧,轻轻舔了一下那块吻痕。

  这样应该就可以消失了吧。

  凌旭想着。

  他真是聪明。

  等等,好像少了个什么环节?

  对了,郝可现在是普通人类,他的口水根本没用。

  凌旭僵住了。

  但是他还是撑住了面无表情的黑

  道教

  父脸。

  根本没有人能看出他心底的慌张。

  凌旭泰然自若地直起身,看向郝可:“万建国转发给我的微信文章里说,唾液可以消毒,你试试看,还难受么?”

  郝可如遭雷击,整个人都蒙圈了。

  2("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jrkfq.cn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最新章节,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