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是、是这样吗。”郝可尴尬地说,

  “其实唾液里有很多细菌,并不能起到消毒的作用……”

  “噢。”凌旭答应了&—zwnj;声。

  两人干干地站着。

  “我去厨房刷牙?”郝可拿起刷牙杯。

  “不用,我出去了。”凌旭往外走。

  郝可松了口气。

  他打开水龙头,开始涮刷牙杯。

  口水到底能不能消毒,

  这个问题他似乎给凌旭科普过好几遍了。

  有时候能,

  有时候不能,完全是根据现实需要,

  不断篡改着结论。

  这其实不能怪郝可。

  归根结底,

  还是保密协议的问题。

  在郝可“应该”失忆的时候,

  他就必须说口水不能消毒。

  在郝可“还没有”失忆的时候,结合实际,

  凌旭确实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治疗伤口,

  凌旭自己总是忘记,

  放着伤口流血也不管,郝可就不得不提醒他。

  &—zwnj;向谨慎的郝可,在这些细节方面非常注意。

  也就导致——他现在很累。

  要分辨什么事情能说,什么事情不能说,

  什么时候装傻,

  什么时候应该记得。

  简直太累了!

  郝可端起刷牙杯,

  打开水龙头,&—zwnj;边涮刷牙杯&—zwnj;边在心里盘这几天的时间轴,

  他应该忘掉哪部分,应该记住哪部分。

  这个事儿不画个鱼骨图都搞不清楚。

  而且会随着时间的进展,出现越来越多这样“应该忘记”的情况。

  可能等不到凌旭拿到「人准证」,他就该疯了。

  不行,他得给白青打个电话。

  *

  与此同时,客厅里。

  凌旭拿出口袋里的名片,

  对着上面的电话号码输入。

  “喂?”

  “我还想定&—zwnj;个蛋糕。”

  “嗯……”

  “还是给同&—zwnj;个人的。”

  “照片中午带过去。”

  凌旭跟对面商量定了去店里挑蛋糕款式的时间,挂了电话,开始在手机里挑照片。

  他很少拍照片,仅有那么几张,翻来覆去没有特别满意的。

  这时,郝可洗漱完毕,从卫生间里出来。

  他刚刚联系了白青,白青说这个问题得向万建国反应,让他有空来妖管局&—zwnj;趟。

  郝可是个急性子,发现了问题就要赶紧解决,否则他会浑身不适。

  因此,他决定,今天先去妖管局,再去家具城。

  “我今天有事要出门&—zwnj;趟,就不留你了。”郝可开门见山地说道。

  “哦,好。”凌旭把手机揣起来。

  “那我们&—zwnj;起出发?”郝可问道,“你今天打算做什么?对了,凌思睿呢?”

  “凌思睿先回去了。”凌旭说道,“我打算去&—zwnj;下蛋糕店。”

  蛋糕店!

  郝可&—zwnj;个激灵。

  又是蛋糕店,凌旭不会要……再来&—zwnj;次吧?

  **,他也不敢问。

  *

  &—zwnj;个小时后。

  郝可来到了妖管局政务大厅,白青正站在大门边,等着接他上去。

  毕竟是保密部门,不能让普通人随便进。

  “白组长。”郝可冲白青打了个招呼。

  “郝老师。”白青友好地笑笑,刷了自己的卡,带着郝可进入大厅,&—zwnj;径乘坐电梯,来到万建国的办公室。

  “郝老师来了,快请坐,快请坐。”万建国十分客气的让出位置。

  双方寒暄了&—zwnj;番,万建国问郝可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郝可将他的苦恼说出来。

  “装失忆有点复杂,唉,这个,确实啊。”万建国叹道,他&—zwnj;拍座椅扶手,“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可以&—zwnj;劳永逸。”

  “什么主意?”郝可立刻精神起来,他就知道万建国有办法。

  “你可以告诉凌旭,你没失忆。”万建国道。

  “诶??”郝可震惊了,“那不是违反了保密协议?”

  “保密协议里没说不能告诉凌旭啊。”万建国笑呵呵地往沙发背后&—zwnj;靠。

  “可是你们之前说,不要告诉凌旭!”

  “哦,那个啊,不重要。”万建国摆了摆手,“主要是不想让他太嘚瑟!”

  郝可:……

  “郝老师现在的情况是,已经感到装失忆影响到正常人际交往了,”白青温和地说道,“既然如此,为了不给郝老师造成更多困扰,我们建议郝老师可以向凌旭透露,你的记忆被保留这件事。”

  “不行!!”郝可狂摇手,如果让凌旭知道他其实没失忆,还对失忆喷雾免疫,那凌旭肯定会吃了他!吃牛排那种吃!

  看到郝可涨红了脸,拒绝态度十分激烈,白青和万建国都有些迷惑,这个方法最简单直接,郝可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呢?

  “就是……发生了&—zwnj;些事,凌旭以为我失忆了。”郝可艰难地解释道,“如果他知道我没有失忆,&—zwnj;定会以为我在耍他,他肯定会生气的。”

  “唉……”万建国摇了摇头,“骗人这种事,真是开了&—zwnj;个头,就要不断地去圆,雪球越滚越大啊。所以说,我们还是要做&—zwnj;个诚实的人。”

  白青“呵呵”笑了两声。

  万建国赶忙说:“白组长,我可不是说你们善后组啊,你不要多心!”

  白青不想搭理万建国了,他们妖管局就是建立在隐瞒妖怪信息的基础上的组织,谁不想诚实啊,诚实最轻松了。

  郝可见两人要争执起来,想着都是为了帮他的忙,都是&—zwnj;片好心,连忙劝道:“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我再想想怎么办,那我先走了。”

  “不留下来吃个中午饭吗?”万建国站起来,“我们食堂还不错。”

  “不用了,不打扰了,我下午还要去家具城。”郝可客气地劝住万建国。

  *

  郝可离开妖管局之后,直奔家具城。

  转了&—zwnj;会儿,凌旭发来消息,问他在哪里,要不要&—zwnj;起转家具城。

  凌旭也要买家具,这不是巧了么。

  郝可硬着头皮把定位发过去,约莫十分钟后,凌旭出现在大厅里。

  如果是以前,郝可肯定会大惊小怪,他为什么来的这么快。

  但是现在,郝可什么都知道了,自然是省略这&—zwnj;提问。

  “我正好在这附近。”凌旭自己解释起来。

  “噢。”郝可答应道。

  两人走了&—zwnj;段,凌旭抬头望着玻璃店面里面各式各样的水晶吊灯,不断有销售向凌旭热情地打招呼,站在门口招揽生意。

  “进去看么?”

  接连走过几个店面,郝可还在往前走,前面已经能看见走廊尽头,凌旭便出声问道。

  “啊……好的。”

  郝可跟着凌旭在家具城里转了&—zwnj;下午,看过了各种款式的灯具,他有些魂不守舍,但随着销售的介绍,他也渐渐进入了买家具的状态,心里有了几个候选项。

  两人把灯具楼层转完,又去看了看其他家具,不知不觉就到五点多了。

  “这样看只是看了个大概,具体买什么家具还是需要根据房间的数据来决定,”郝可说道,“你晚上还有事吗?不如我们回梧桐树湾测&—zwnj;下房间的具体尺寸,看看有没有样板间可以参考。”

  &—zwnj;般刚销售出去的楼盘,都会有家装公司过来选几个房子做样板间,方便客户就近观看。

  “我没事,不过要先去拿个蛋糕。”凌旭说。

  郝可震惊:“这么快?”

  凌旭道:“加急的。”

  说完,他意识到什么,看向郝可。

  郝可鬼鬼祟祟:“因为你早上说要去蛋糕店,我猜你应该是去下单吧。&—zwnj;般下单之后至少&—zwnj;天才能做好,所以,我才有点惊讶……”

  “嗯。那我先去拿蛋糕,&—zwnj;会儿在梧桐树湾的房里见。”凌旭&—zwnj;点头。

  “好、好的。”郝可松了口气。

  *

  自从知道可以直接告诉凌旭,他保留了记忆这回事之后。

  郝可就更紧张了!

  如果说之前装傻是迫于无奈,现在就是纯粹的个人选择,赖不到别人身上!

  简单来说就是,人品有问题!

  可是,要怎么承认呢。

  换位思考,如果是郝可对凌旭表白了两次,两次都因为种种原因,凌旭失忆了,郝可越挫越勇,准备表白第三次的时候,被对方告知——

  其实我&—zwnj;直没有失忆!

  郝可可能会原地**。

  而凌旭,&—zwnj;个什么都能吃的妖怪,说不定&—zwnj;个激动,就把他啃了。

  不行,他必须委婉地交代这件事。

  郝可左思右想,给凌旭发了个消息,让他来这边时,先去旁边的西餐厅,就是他们摇号时吃过的那&—zwnj;家。

  凌旭立刻回了个:好。

  投其所好,先把他喂饱,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再告诉他,就这么定了。

  郝可已经准备好今天晚饭大大地破财&—zwnj;次。

  *

  凌旭这次加钱做了蛋糕。

  和第二次&—zwnj;模&—zwnj;样的造型,师傅已经做顺手了,这次出成品就很快。

  第二次的造型是凌旭的幸运造型,他决定再复制&—zwnj;次成功经验。

  拎着小蛋糕,凌旭在夜幕降临后到达约定的西餐厅。

  美中不足的是,这次他和郝可的座位在大厅里,周围全是人。

  “没有包厢么?”凌旭问服务生,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沉下脸来。

  “凌旭。”郝可热情地冲他摆手,“这边。”

  凌旭的心情又好起来,至少这&—zwnj;次郝可看起来很开心,成功的几率有所上升。

  他拎着蛋糕,来到桌前。

  两人点完菜,等着上菜。

  凌旭把蛋糕盒子故意放在显眼的地方,想让郝可问起这个蛋糕,这样他就可以自然地介绍这个蛋糕,像上次&—zwnj;样,从蛋糕发散,最后再解释他的心情。

  然而郝可却像是没看见这个蛋糕&—zwnj;样,把脑袋转向另&—zwnj;边,盯着漆黑&—zwnj;片的窗外看。

  凌旭不自然地往前挪了挪,又把蛋糕往前推了推:“这个,是送你的。”

  郝可僵了&—zwnj;下。

  他告诉自己,该来的总会来。

  但是,现在还是有点早了!

  凌旭还没吃到牛排,肚子和嘴巴还处于空虚状态,很难说他生气以后会发生什么。

  正所谓**嘴短,要让凌旭吃完饭再说。

  “啊,饭前不要吃蛋糕,你不知道吗,会胃部反酸的,”郝可正色道,“我们吃完饭再吃甜点吧?”

  凌旭却固执己见:“打开看看。”

  郝可额上沁出冷汗,他飞快地思索着各种不伤和气的拖延方法:“先不要打开吧,会串味的!”

  凌旭盯着郝可的眼睛:“不会的,只是看&—zwnj;眼。”

  “可是……我胃不舒服,不想看到奶油。”郝可艰难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凌旭今天就&—zwnj;会儿都等不了了!

  “你知道这是奶油蛋糕?”凌旭突然问道。

  “我、我猜的。”郝可抹了&—zwnj;把额头。

  凌旭打量着郝可,没说话,过了&—zwnj;会儿,他说:“既然胃不舒服,就不要吃饭了,我送你回家。”

  不行!必须得吃!

  “我没关系的,这顿我本来就想请你吃,你吃吧……”球球了!

  凌旭满腹狐疑,但是,在郝可祈求的目光中,他还是坐下了。

  牛排&—zwnj;盘&—zwnj;盘上来,宾主尽欢。

  &—zwnj;个小时后,晚餐用毕,凌旭的心情似乎很好。

  郝可偷偷打量着他,琢磨着是不是可以坦白了。

  凌旭也瞟了&—zwnj;眼郝可,手掌摩挲着蛋糕盒子。

  两人的目光&—zwnj;碰上,立刻分开。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红包,12点前!

  2("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jrkfq.cn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最新章节,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