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我……”

  “我……”

  两个人同时挑起话头,

  又同时停下来。

  “我先说吧。”郝可鼓起勇气,他知道,这个时候再不说,等到凌旭再重复一遍恋爱小蛋糕理论,

  他就完了。

  “嗯。”凌旭答应着,

  把蛋糕盒子的盖子揭开了。

  郝可:!!!

  你干什么!不是说让我先说吗?

  凌旭揭开盖子,露出里面的小蛋糕,

  推到郝可面前:“你看这个。”

  郝可扬起脑袋,

  定定地望着凌旭:“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讲,

  你不要乱打岔!”

  他就是不低头,就是不看小蛋糕。

  凌旭沉声道:“你说。”

  郝可深吸一口气:“其实我——”

  “骗子,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忽然间,

  旁边桌上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

  周围吃饭的人纷纷向争执声传来的地方望去。

  “你说谁是骗子,啊?”

  “你是骗子,你就是骗子!”

  “我骗你什么了?你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不上班!一年花几十万,

  不知道花到哪里去了,

  我问过吗!”

  “你骗我青春!”

  “你还骗我青春呢!”

  郝可感到耳朵一震一震的疼,

  这突然翻脸吵架的一对男女,好巧不巧,

  就在他背后这一桌。

  服务生远远地站在一边,对这边指指点点。

  其他客人也放下了手里的食物,抬头朝这边看来。

  郝可不想被吵架的男女波及到,便小心地站起来,从座位中走出来。

  但是他身后的两个人却不打算放过他的耳朵,新一轮激烈的争吵伴随着推搡传来。

  “我骗你什么青春了!你什么事儿都没耽误,

  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三胎都快生下来了,你告诉我到底是谁骗了谁的青春?”

  “闭嘴!我家里怎么样又管你什么事?”男人的声音恼羞成怒地抬高了,“你再敢胡说八道,今天晚上就收拾包袱滚蛋!”

  “好啊你,那房子咱俩谈之前你说是给我的,现在你又寻到新人了是不是?是不是那个女客服?我就看她不像好人——”

  男人突然冲上来,打了女人一巴掌,女人踉跄后退,一下撞在没来得及跑路的郝可身上。

  郝可被撞了个趔趄,好不容易站稳,把女人也给扶住,但他不想掺和这里面的烂事,光是听他们吵架的内容就知道俩人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郝可飞快地收回手,退开一步。

  那女人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拉着郝可的胳膊哭道:“小哥你给我做主!这个混账竟然打女人!你说我该不该报警!”

  “你敢!”那男人看见郝可,气势汹汹地走上来,“我看是你恶人先告状,这又是你哪个相好?拉着人家不放?怎么的,小白脸,你还想给人做主?”

  郝可极其讨厌夫妻吵架,一听到这种声音就觉得浑身上下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我根本不认识你们,再不松手我报警了。”郝可盯着女人拉着他胳膊的手,冷冰冰地说道,说着举起手机。

  女人本来是看郝可面相文弱,似乎好欺负,没想到他板起脸训人的时候竟然有些可怕,让她想起学生时代的班主任,不由自主松开了手。

  郝可又转向男人:“还有你,你这是暴

  力行为,她可以起诉你,只要去医院做个伤情鉴定,至少能让你留个案底,懂吗?”

  男人有些怕了,嘴里咕咕哝哝,不知说些什么。

  女人见有人给自己撑腰,不由得得意起来,她故意拿出手机:“好啊,那我就报个警试试,让警察评评理,最好给我们陈科长留个案底,你家的三胎都别想接你的班,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敢!”男人似乎被踩到了尾巴一般,一下跳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脸部也发生了变化。

  一层一层的黑气从他印堂中涌出,他的眼球开始突出,表情变得十分狰狞!

  那样子倒不像一个人,而像一个怪物!

  男人仿佛被怒气控制住了,他已经失去了理智,随手抄起桌上切牛排的刀,向女人走去。

  周围桌上的人们惊叫四散而逃。

  *

  郝可刚走出两步,就被凌旭一把拉到身边。

  他小跑了几步,才跟上凌旭的手臂,站在凌旭身边时,刚才那种焦虑不安的感觉,一下子烟消云散。

  “怎么回事?”郝可回过头。

  他瞪大了眼睛。

  只见方才那个看起来唯唯诺诺的那人,突然拿起了一把牛排刀,一步一步走向女人。

  女人似乎被吓呆了,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躲闪。

  男人口中念念有词,恶狠狠地瞪着女人,那说辞隐约飘过来些,似乎是“休想毁我的家庭”“恶毒的女人”“去死吧”一类极端言辞。

  最奇异的是,男人额头上不断喷涌出黑气,一股一股,凝而不散,环绕在他头部上方,形成一团黑雾。

  显然,那团黑雾不止郝可一个人看到了,其他人也看到了,因此更觉惊慌,大喊着“鬼啊”,忙不迭地往西餐厅外面冲。

  “这、这是什么东西?”郝可已经见过很多奇奇怪怪的妖怪了,还是头一次看到人类头上喷出这种东西。

  “怨怼。”凌旭说道,他退后一步,把手中的蛋糕放在身后的桌面上,把盖子盖好。

  刚才,吵架发生的一瞬间,凌旭第一时间把蛋糕拎回来,生怕有人踢到桌子,导致蛋糕像第一次那样扣在地上。

  等他把蛋糕平安护住,再抬头,却看到惊心的一幕,郝可正无知无觉地往他这边走,在郝可背后,一个被“怨怼”控制了的男人,正手执刀

  具,一步一步向郝可走去。

  当然,那男人走向的不是郝可,而是要举

  报他的女人。

  无论他在走向谁,对于凌旭来说,他就是在走向地狱。

  “怨怼是什么东西?”郝可下意识拉住凌旭的手臂,从他手臂一侧小心地探头往男人头顶的黑雾看去。

  “一种人类情绪,在长期压抑的条件下,渐渐强烈到出现实质。”凌旭从衣服里取出一张黑色领域板,深吸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怒火。

  郝可一看到黑色领域板,就知道凌旭要出任务了,没想到,在这熟悉的西餐厅吃一顿饭,竟然都能碰到妖怪!

  郝可松开凌旭,不想妨碍他施展。

  “不要动。”凌旭却拉住了郝可。

  一层金光从凌旭额上爆出,笼罩住郝可,郝可惊诧地向自己身上看去,只见衣服表面泛着一层淡淡的金色。

  “你站在这里,不要动。”凌旭说完,松开了郝可的手。

  头顶黑雾的男人已经走到吓呆的女人面前,举起来切牛排的刀。

  正在这时,黑色领域板猛地掷在地上,一层层黑色结界扩散开去,直至将整个西餐厅笼罩住,把所有目击者都圈在了里面。

  男人被突然出现的黑色能量吸引,他的手停在半空中,僵硬地扭动脖子,向郝可和凌旭这边看来。

  郝可发现,他的脸部表情已经很不正常了,那股黑雾快要遮盖住他的眼睛。

  这时,女人终于反应过来危险。

  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猛地跑开去。

  凌旭皱了皱眉。

  男人受到刺激,再度将注意力转移向女人,举起牛排刀,继续向女人追去。

  女人在惊慌之下,跑错了方向,没有往凌旭这边跑,而是向里跑去。

  大约是看到凌旭也不像正常人,女人下意识判断,不能往凌旭那边跑。

  结果,凌旭看着男人拿着刀越走越远。

  他本想直接截击,这下可好,还要追上去。

  凌旭举起手机,给陆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边出了事,让他把白青叫上。

  通知完,凌旭挂下手机,向男人那边走去。

  他的背影绽放出一道金光,刺得郝可睁不开眼睛,等到金光暗下去,凌旭的背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马儿那么大金色狐狸。

  郝可还是头一次看见凌旭变成本体。

  以前,凌旭不管打多厉害的妖怪,都是以人形上阵,只除了顾传音那一次。

  而这一次,对手并不很强,甚至还是个刚刚异化的人类,凌旭竟然变出了原形。

  这不是杀鸡用牛刀么!

  不过,郝可还是第一次看见凌旭的原形,不免就多看了两眼。

  从背后看,那捧尾巴好毛啊,摸起来手感一定很好……

  浑身覆盖着高冷不容接近的白毛,白毛末梢变成金色,使它看起来像是笼罩在一层金光之中。

  走步时并没有踩在地面上,而是悬在半空中。

  还有背后沿着脊椎骨,有若干从大到小排列的锥形角,尖端锐利,看起来攻击力很强。

  乘黄。

  传说中乘坐它,就可以飞升成神的神兽。

  看起来那么神圣,散发着金色的光辉,每一步都庄严无比,代表着人世间最高的法则——遴选神的法则。

  郝可的心中产生了一种肃穆的感情。

  正在这时,金色乘黄追上了被怨怼控制的男人。

  突然一甩脑袋,把男人打飞出去。

  男人撞在小推车上,滚过桌面,“哗啦”一下,和一堆盘子一起掉在地上。

  乘黄转过脑袋,优雅地助跑两步,飞过桌面,降落在男人身边。

  接着,它张开嘴巴,一口咬住了男人脑袋上的黑雾。

  郝可惊呆了。

  本来神圣斯文的乘黄,它的嘴巴看起来也小小的、尖尖的,一张开,竟然有那么长!

  里面的牙齿简直像鲨鱼一样凶残!

  明明吃了三千多块钱的牛排,撕咬起黑雾的时候一点没见饱腹感,依然是穷凶极饿的模样!

  黑雾发出一声尖啸,被乘黄从男人的脑袋里整个拔

  出来。

  看起来小小一团,实际体积却非常大!

  乘黄向上一跃,黑雾便拉出来两三米,它踏在桌子上,轻快地往前走,扯着黑雾不断出现更多。

  郝可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一个小小的人类身体里,竟然能装下这么多“怨怼”。

  无法想象这个人平时心理扭曲得有多厉害。

  怪不得能因为几句话拿起刀要杀人。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妖管局应急事件处理组的人感到了,治安管理大队陆鲲跑在第一个,其后是善后组白青。

  郝可松了口气,感谢政府。

  *

  陆鲲带着几个队员赶到郝可这边,忙问郝可什么情况。

  陆鲲下意识想去拉郝可的胳膊,结果被金光震得退了一步。

  他举起手,发现手掌都震红了!

  “这、这什么玩意。”陆鲲诧异。

  “啊,对不起,忘了说,这是凌旭留在我身上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郝可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金光。

  “太肉麻了,受不了。”陆鲲打了个哆嗦。

  白青“噗”地笑出来。

  郝可:……

  好奇怪,这有什么肉麻的??

  郝可简单跟陆鲲、白青说了一下这里发生的事情,以及凌旭的处理。

  毕竟是当老师的,抓重点非常轻松,讲事情有条不紊,很快,陆鲲和白青就清楚地知道了事情的过程。

  “郝老师真的可以考虑加入我们善后组。”白青诚恳地说,“能把话说清楚是一种珍贵的才能。”

  陆鲲也附和道:“对,你不知道每次跟凌旭沟通,费了老鼻子劲了。”

  郝可忍不住笑起来。

  他下意识抬起头,看向凌旭那边。

  只见一张能容纳十几人环坐的大桌子上,一大坨黑雾正在挣扎扭动。

  浑身散发着金光的大妖怪,正在毫不客气地进食。

  它像是在跟谁发脾气一样,种种地咬住黑雾中段,“嗤”地扯开,抛在空中。

  黑雾一阵痛苦的颤

  抖,发出凄惨的呜咽声。

  大妖怪发完脾气,再低下头猛啃两口,嘴巴重重地咬合,鼻子一次一次撞在桌面上,把桌子撞的框框直响。

  “凌旭!”陆鲲大叫一声,“别吃了!”

  他的叫唤没有用,大妖怪不仅吃的更猛,而且还发出了恼怒的低声呼噜。

  似乎在威胁所有靠近的人,它要一个妖把这坨东西吃完。

  “他怎么会这么生气。”陆鲲吃惊地说。

  “也许是因为这个。”白青揭开旁边桌面上的白色盒子,露出了郝可登山奶油小人儿蛋糕。

  “哦——”陆鲲懂了,“真肉麻!”

  郝可脸热,这回他没法反驳。

  “你还没告诉他吧?”白青在郝可耳边低语。

  “没有。”

  “那就不奇怪了。”白青看向前方正在发

  泄的大妖怪,摇了摇头,“看来,今天的目标是带不回去喽。”

  *

  十分钟后。

  凌旭变回了人形,从空无一物的大圆桌前走开。

  他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

  连续三次表白,都被妖怪打断,这放在谁身上心情能好!

  被妖怪打断也就罢了,还要亲手消除掉郝可的记忆,连同他的表白一起,随风而逝。

  第一次,凌旭还可以忍。

  第二次,凌旭看在凌思睿的份上,没有大开杀戒。

  第三次,他还没表白就有妖怪窜出来,他已经忍无可忍!

  去他的妖管局规矩,今天他就是要把跳出来的妖怪全部吃掉!

  那只“怨怼”,一直暗搓搓地驱使着心理扭曲的男人为它做事,从来都是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看他一次又一次踏入罪恶的泥潭。

  这是它第一次在人前展露自己,因为它已经厌倦了在一个人的体内徘徊,它可以去更广阔的天地,把仇恨传播到更多人心中,它想要这个男人行凶,变成棋子。

  然而,它却没能成功。

  不仅没有成功,而且还被用异常残忍的方式——吃掉了!

  简直是地狱,不,地狱都没有这么可怕!

  “怨怼”回忆了自己短促的一生,不知道自己到底比同类做错了哪里,遭到这样可怕的报复。

  失去意识之前,它看到了一张血盆大口。

  恐怖!

  *

  然而凌旭并没有心情去了解“怨怼”被吃的心路历程。

  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

  下次表白的时候,他要先把方圆十里的妖怪吃光,做一次彻底的清场。

  他脸色凝重,来到了郝可面前。

  他看到了郝可脸上的惊诧。

  不管郝可的生性多么理性、镇定,突然之间看到认识的人变成妖怪,还凶残把一桌子的怪东西吃完了,都不可能冷静下来吧。

  “吓到你了,抱歉。”凌旭沉声道,他抬起手,想要解除郝可的身上的保护。

  郝可却退了一步,躲开他的手。

  仍然用那种陌生的眼光望着他。

  凌旭的心情跌到谷底,他沉默了一下,解释道:“我只是想……”

  “你、你不是已经吃了三千块钱的牛排了吗?”郝可一脸震惊地问,“为什么还能吃下那么多?你是不是根本没吃饱?!”

  凌旭不知道为什么郝可的重点在他已经吃过了牛排这件事上。

  “我吃饱了,不过……”凌旭试图解释,“消化的比较快。”

  “消化!”郝可又害怕地退了一步,脑子里拼命压抑住尖锐鸣叫的警

  笛!

  本来想一顿牛排把他喂饱,这样,向他坦白真相的时候,他就会失去胃口,郝可就可以狐口逃生。

  可是,见识了凌旭鲨鱼般的食量,郝可心里慌得一比。

  该怎么办,他要怎么承认?

  郝可战战兢兢地看着凌旭。

  “对不起,我不应该,吓到你。”凌旭的语气无比轻柔。

  他拉住了郝可的手,紧紧握在手中,随后拿出了失忆钢笔。

  “对不起,我要……消除你的记忆,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凌旭说。

  这时,妖管局的人各自散开,去处理现场的其他事情。

  凌旭用手指怼开了钢笔盖子,举了起来。

  郝可的心猛地跳动起来。

  他知道,这个时候再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

  “凌旭,我也喜欢你。”

  凌旭的手停住了,钢笔“啪”地掉在地上,摔成两截。

  郝可猛地捂住嘴巴,他刚才说了什么?

  不是,他是要说,他不会失忆!

  天啊,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必须立刻纠正过来。

  “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下一刻,郝可感到自己突然变高了,竟然可以俯视着凌旭了。

  凌旭的双臂抱住他的腿,把他举了起来!

  “你、你冷静一下,听我说——”

  凌旭忽然抱着他转了一圈。

  “啊!”郝可吓得抱住凌旭的脖子,把脸偎在他脸旁。

  凌旭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快乐,他抱着郝可,就像抱着他的全部财产,那样满足,小心翼翼。

  那一天,妖管局应急管理组的所有人都目击到了他们的山海大妖队友,抱着一个弱小的人类——据说还是他孩子班主任——走出牛排店。

  新鲜出炉的狗粮总是饱腹感特别强。

  陆鲲激动得差点落泪,黝黑的面庞上浮现出充满成就感的笑容:

  “看,我说我是专业的情感专家吧!按照我的指导,没有拿不下的对象!”

  白青笑着摇了摇头。

  2("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jrkfq.cn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最新章节,三年二班凌思睿的家长有点怪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